<li id="sg3qu"><em id="sg3qu"></em></li>
<delect id="sg3qu"><em id="sg3qu"></em></delect>

          1. <acronym id="sg3qu"></acronym>
            <thead id="sg3qu"></thead>

            ?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游玩攻略>攻略詳情

            梵凈山春季游覽攻略

            梵凈山| 2016-03-16  | 適合月份:

            青山綠水浩然歸景點篇

            – 梵凈山 –

            梵凈山的春天來了,未近近景區大門,便能聽到潺潺水聲,踏過小拱橋,便從塵世走向凈土,心情豁然開朗,忘掉淡然的浮躁,有的是對美好的憧憬。梵凈山的春天來得那么自然,萬物生靈親親迎面的風,握握春天的手。一切舒坦著、慵懶著,好像在追尋著一個小美好,而來到這凈土,洗凈鉛華,便長成了這自然美好中的一員。 

                       

            – 亞木溝 –

            亞木溝初遇,美得令人沉醉。甚至連陽光中的微風,都輕柔的恰到好處。如同任何一段故事,怦然心動之后,總想了解更多她的故事。你有沒有想過,向一條溝谷探聽秘密?亞木溝,是藏在靈山腳下的一處溝谷。溝谷中流動的溪水源于靈山最高峰鳳凰山,潺潺流水,朝為行云,在靈山之上徘徊不去;旦為暮雨,隱于亞木溝潺潺流水中。朝朝暮暮,靈山之下。在兩千多米的云端和靈山相遇,在亞木溝溪谷,和靈山相知。

                     

            – 云舍 –

            云舍之春,便是在一片云霧中發生,薄霧纏繞,水波靜謐。在漫長的歷史中幾乎與世隔絕,四百余戶村寨依山傍水、樸實自然,一條清流蜿蜒伸展。村中建筑也多古樸,或以巨石堆砌,或以原木建造,村落里面回環曲折,小橋流水,行走其中恍然是江南韻致。這個多姿多彩的季節,樓宇間或許能看到一群穿著傳統服裝的少女在載歌載舞,又或許有幾只牛在山間、云霧里悠閑吃草。在這里,隨便一個回眸,便是春天的小清新。

            – 寨英古鎮 –

            春天的輕快與厚重歷史古韻的融合從來沒有像寨英來得這么自然和諧。春天的陽光灑在梵凈山最大的古建筑群,青磚瓦便披上了溫柔的春光。寨英古鎮是一座苗漢文化交融具有典型徽派建筑風格的古鎮,時有“小南京”之稱。春日的時光,寨子里更多的是沉靜,婆娑的歷史是沉淀下來的滄桑與厚重。寨英明媚的陽光溫暖了時光,活潑了歷史。

            把春天吃進肚子里美食篇

            整個早春的光景,都被這些玲瓏心思的人們采了來,做到了味蕾里。

            春雨還未催開漫山遍野的花朵,山間的野草野菜們,早已在林花謝了春紅之前,就熱熱鬧鬧的綠起來。是這早春的萌芽,被靈山上的人們早早的掐了尖,帶回家裝點了餐桌。而春天的枝芽,并沒有因此萎靡不振,反而是以光速蔓延開來。

            –社飯–

            居住在山下的苗族、土家族、侗族等每逢春日便將田園、溪邊、山坡上的青蒿、野蔥采擷回來,洗凈剁碎,揉盡苦水,將它與野蒜(胡蔥)、地米菜、臘豆干、臘肉干等輔料摻合糯米上鍋蒸或燜制。20分鐘后,社飯就出鍋了。糯米綿軟,是楊柳枝頭那一縷綿軟的春風;野菜清香,是那一場沾衣欲濕的杏花微雨。春天的味道,原來似這般詩意。

            據《銅仁光緒府志》載:“三月清明前后數日,剪白紙掛于祖墓上,謂之掛青;若服未闋者,先于社日掃墓,以野菜和飯祀之,謂之社飯”。銅仁古代社日祭祀的習俗,發展為今天社日以社飯祭祖,內容竟無多少更改。原來,這春日的吃食,竟還是帶著這樣一層寓意,應和著這清明,帶著一絲惆悵、一抹希冀。

            –野山蔥雞蛋–

            剛從冬季的素雅淡白里走來,按理,春天總歸是好清淡的口味。偏這山間,長滿了這發絲般繁茂的野山蔥。清瘦頎長的翠綠身形在春風里腰肢柔軟,藏在松軟潮濕的泥土里的嫩根似珍珠般瑩潤亮白。同時一清二白的裝扮,這野山蔥偏多出了幾份野趣。

            將采回的野山蔥洗凈切碎,再從雞窩里取幾只還帶著溫度的土雞蛋,放上清油炒了,一口下去,和山間勃勃生機相遇,和農家雞犬相聞相遇。味蕾霎時熱鬧起來,有天街小雨潤如酥的朦朧意蘊,還有阡陌之間,桑麻之樂的農家風情。

            –春筍炒臘肉–

            春天的山間,只有春筍睡得最淺,春雷乍響,春風里的冰凌還未溶盡,它就從地里探出了頭。在春光里也最耐不住性子,不出一日就躥的老高。

            村民們有的是對付它的法子。襁褓還未褪盡呢,它們就把它從土里刨出來,一層層的剝了,筍殼里那胖乎乎的家伙,倒像是用冬雪洗過似得,白嫩的能掐出水來——最早的春雨,可不都被它們喝了去。

            剛挖出的嫩筍,搭配去年冬天熏制的臘肉,一清淡一醇厚,一脆嫩一精道,一個是春天的早產兒,一個是冬季的遺腹子,二者在箸間相會,一笑泯恩仇——它們都是自然的孩子。

            寒食的習俗早已被湮沒在歷史的長河里,而今清明,處處見炊煙。春天來靈山,當然要沐沐春風浴浴春雨,再嘗嘗這春日味道。

            居于此,做一場春夢住宿篇

            -棲溪-

            棲溪,七夕,滿山喜鵲化作這一線石橋。你自河的對面走來,帶著滿身風塵,我在這邊筑起石橋,砌起亭臺,遮你一世風雨。只為等你自靈山一路分花拂柳緩緩而來,和棲溪來一場久別重逢。春日的時光時間恰如葦間風,輕輕柔柔的吹過,窸窣聲勾起心中陣陣酥麻。日子在這樣的慵懶情緒里泡的益發柔韌綿長。若你要走,我不留你。若你歸來,無論多大風雨我都去接你。


            江口大酒店

            陽春四月,江口的清晨恬靜而帶著微微的涼意。還未晨起,便聽見清脆和悅的河水流過耳朵,洗滌了旅途勞頓的心。于是恍然憶起,昨晚夢里淌過的流水潺潺,該來自于此。站在房間外的觀景陽臺,面對著太平河不禁順著這美麗的名字祈禱梵天凈土的平安來。住在山下的人是有福的,每日可醒在一只鳥的輕盈里,眠在一條河的清澈里。不為生活煩擾,不為世事糾結。

            綠山清水,明媚溫暖,這便是靈山的“清”與“明”。陽春四月,萬物伸展,連靈山的植物都在春光里撒歡,清明節將至,你愿意來撒歡嗎?  

            • 新浪微博

            • 官方微信

            ?